周一一整天

新聞裡一直重複播著竹科工程師騎車猝死的新聞

也沒特別留意

因為新聞處理的關係

也沒注意到姓名

當天下班回家後

電話意外的響了(現在下班後電話會響的機率極低啊,呵呵)

而且是當兵的晚我一梯的學弟

因在忙著弄小寶的晚餐

也沒及時接上

等餵完小寶收拾好碗筷後

才回撥電話

很驚訝的從他那得知

原來這個工程師是我們的學長

大我一梯的學長

我們這個辦公室

前後幾梯的學長學弟

在長官的帶領下

大家的感情很好

退伍那麼久了

都還是偶而有在聯繫聚餐

快40歲了

其實這種消息應該不會那麼震驚才是

但這種FELL不對

年紀越大

似乎對這樣的事情越敏感

越震撼

尤其年紀越相近的

想想我和學長差距不到一個星期下部隊

又同時進到同一個業務單位辦公室

凹到破冬又一起帶徒弟

一年多的日子

朝夕相處

說沒感情是騙自己

退伍後各自忙著工作

陸續成立家庭

我算是晚婚的

且是唯一少數在北部的同袍

但我婚宴時

這些近期的同袍

尤其是嘉慶學長

也是在周五晚趕來台北參加

讓我感動不已

還記得臨退伍前一段時間

我和嘉慶學長因為違反軍紀

被辦公室長官處罰全副武裝在辦公室面壁思過

另一學弟則是被處罰關緊閉一個月

而我們兩則是禁假一個月

昨日景像似乎才離去不久

想不到竟發生這樣的意外

謹以此文悼念嘉慶學長

祝他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大山普&阿珂&小寶的異想世界

samp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